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紫燕妮教你养生保健,快乐你我TA!

好东西要给好友分享!引用别再编辑!也请支持一下右侧或最下面的广告谢了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机关》 第二章(4)   

2009-11-11 00:02:22|  分类: 机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“那就祝你早日当家做主了,我们也好跟着沾点光。”
    “人家在前面挡着呢,这你是知道的。”

    骆垣拐弯抹角地说了些徐树军的不是,话头转到财务上来了,他半开玩笑半不经意地说:“有人说你这个会计不讲原则,偏一个向一个的,对有的人,该报销的不给报销,对另一些人,不该报销的也给报销了。”

    “谁说的?”小刘一下子严肃起来,停下手里的活,睁大了眼,紧盯着骆垣,认真地说,“骆局长,说这话可是要负责任的,不能信口开河。我这里的一针一线,都是经过局长签了字才报销的,从来没有自作主张报销过一张发票。谁有什么疑问,可以查账嘛。”

    “看把你急的,”骆垣看小刘认真了起来,也就赶紧申辩道,“我也是听人这么一说,也没有真凭实据。说这话的人,也不是冲着你来的,是冲着别人来的。”

    “这还能冲着谁来呢,不是冲着我来,就是冲着徐局长来的。我可以给徐局长提个建议,请纪检部门来查查,这可不是小事。”

    “那倒不必了,”骆垣有点尴尬,“我也是偶尔听到了那么一两句,你大可不必认真。好了,你也不要生气了,就当我什么也没有说。”骆垣说着站起来走了。

    从财务室出来,觉得不是滋味,在任之良和小刘那儿没有打开缺口,自己险些弄巧成拙。他这样想着,到了冯晓仁的门口,一看表,离下班还有一些时间,心里想,我就不信,没有一个人,帮我找出徐树军的一点点劣迹!这样想着,推门而入。和冯晓仁寒暄了两句,便直奔主题。

    头一天,徐树军曾吩咐任之良,通知有关人员,早晨一上班就去地震灾区。可一上班,徐树军又通知任之良,去灾区的计划取消,另有任务。

    任之良刚刚收拾完办公室,就被徐树军请去了。徐树军阴沉着脸,心事重重的样子。任之良坐下后,徐树军就一本正经地问他:“局里最近的气氛有点不正常,不知你感觉到没有?”

    任之良一愣,望着徐树军,摇摇头,说:“我倒没有发现什么。”

    “真的吗?”徐树军冷冷地说,“我听说,人家把官都给你封了,还装什么糊涂呀!”

    “这话从何说起,莫名其妙。”任之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听了这话,心中有点不快。

    徐树军看任之良这样,不知是他卖关子呢,还是真的什么也不知道,于是他说道:“听说甄书记要给你副局长,全局谁都知道了,就我蒙在鼓里。”徐树军顿了一下,若有所思的样子,“这是好事呀,也该跟我说一声,让我这个当局长知道知道吧?况且我还是党组书记,还要过党组推荐这一关呢,我总得有个心理准备吧!”

    “你说的这些,我真的听不懂,请你有话直说,不要再云遮雾罩的了。我不是那种鬼鬼祟祟的人,这你是知道的,如果真有你说的这等‘好事’,我怎么可能瞒你呢?”

    徐树军眨巴眨巴眼睛,说:“俗话说,无风不起浪,经你这么一说,这事就有点怪了。”

    任之良忽然想起那天骆垣的话,恍然大悟。这浪十有八九是由骆垣掀起来的。于是,他把那天骆垣跟他说的话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,之后说:“原来我想,骆局长闲来无事,当闲话说说,解解闷儿。你知道我这人的性格,这种事,听了也就听了,从来不当回事的。照你这么一说,是有人要利用我,为自己捣鼓点什么事了。”

    徐树军相信任之良说的是真话。任之良当办公室主任这么多年,从来没有在局里搬弄过是非,更没有背着他搞过什么小动作,徐树军对他的人品还是了解的,也是很信任的。他喝了口水,有点愤怒的情绪平静了许多,他略带嘲讽意味地说:“看来你跟我一样,都被蒙在鼓里呢。你知道吗,这几天局里都吵翻了,说我得罪了某某领导,经济上也有问题,上面正准备派人查呢,眼看我这个局长就当不成了,骆局长就要扶正了。”徐树军说到这里,他带点调侃语气,“我的任大主任,你要留点心呀,最近局里人心浮动,我布置的好几件工作,不是一推再推,就是应付了事。你看,就连早操都稀稀拉拉的,好像真的就是那么回事了。有人说你,你知道不?说你真傻,都到这个时候了,还跟着我跑,真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呀。这话你也没有听到呀?”

    任之良笑笑,说:“这都是些闲话,不理它也就罢了。”

    徐树军说:“你不理也可以,但我不理不行呀。你知道吗,说起你来,都说你什么都过得去,就是心眼儿死,社交场上不够活络,这个副局长,当不当得成,还不一定。还说,小刘要当办公室副主任,负责办公室的工作。其他科长都封了,谁谁谁到哪个科,谁谁谁到哪个室,说的是有鼻子有眼,让你不信都很难做得到呀!”

    任之良说:“骆局长这人也是,怎么什么话都敢说呀,这可都不是随便能说的话呀!”

    徐树军说:“这可不是什么随便说的呀,他这样做,是有政治目的呀!”

    任之良想起骆垣平时的所作所为,心想,此人不光好色,官瘾也大。他是金钱、女人、权力,什么都想要呀!他望着徐树军,一脸严肃地说:“他这样做显然是违反组织原则的,是组织纪律所不允许的。不知你这当一把手的,对此有什么考虑?”

    “天要下雨,娘要嫁人,人家就这样迫不及待,都是没办法的事呀。”任之良看他说话的表情轻松起来,语气中带着几分诙谐,还有几分嘲讽的意味,感到他话中有话,想必他对如何应对此事,已经胸有成竹了。他静静地望着他,刚要说点什么,徐树军笑笑,认真地说:“说实话吧,我听了这些风言风语,找过郝市长,郝市长说谁也没有想过动你们局的班子,至于有些人想捣鼓点什么,量他也翻不起什么大浪,他那点本事,谁还不知道?有市长这话,我才心中有底了。不过也不能马虎,骆垣这人听说是有点根基的,与好几位常委是铁杆哥们。”

    任之良笑笑,他想,对权力的追逐,是不是社会性动物共同的行为模式呢?我们所熟悉的猴子,为了争夺猴子王国的王位,王位的觊觎者会瞅准时机向老猴王发起猛烈的攻击,而老猴王也会奋起反击,直至战死也绝不肯放弃王位,而王位的争夺者,不到打败老猴王绝不会半途而废。任之良想,如果把自己生活的这个小圈看作一个王国的话,那么,王位的觊觎者已经向王位的占有者发起进攻了,在这样的争夺中,道德的力量显得苍白无力。

    他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 沉思是他的一个习惯,在涉入一个新的知识领域,或碰到一个未知的事物,在他翻阅资料,企图寻找答案时,他会聚精会神,陷入沉思。有时则无意识地进入一种沉思状态,比如现在,在和局长谈话的时候,他想起了另外的问题。

    徐树军看着任之良呆呆的,以为是他的话引起了他对自己前途的担忧,于是说道:“你的事,我考虑了很久。”

    任之良知道自己走神了,不好意思地笑笑,说:“我不在意,真的。不过,你的心意我领了,多谢了。”

    “我说的也是真话,”徐树军认真地说,“我不止一次地把你的情况向主管干部的书记和组织部谈过了,他们都了解你,对你的印象也不错,认为你已经是很成熟的干部了,可就是没有职数,没有办法解决。我说可不可以先弄个虚职,有位子了再任实职,他们答应给考虑,如果你有什么门道,也可以找找,如今这事,不去争取,天上是不会掉馅饼的。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