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紫燕妮教你养生保健,快乐你我TA!

好东西要给好友分享!引用别再编辑!也请支持一下右侧或最下面的广告谢了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机关》 第一章(7)   

2009-11-06 00:01:47|  分类: 机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 “哦,你等等,我想起来了。”说着他就往自己的办公室跑。进了办公室,就在抽屉里找名片,一大叠名片一张一张地翻。他这儿有数以百计的名片,都是餐馆呀、印刷厂呀、复印店呀、商场呀什么的。他翻呀翻的,总算翻出了那天晚上大堂给他的那张,原来她叫梅雨婷。他到财务室,替这位梅雨婷捐了钱,小刘写了她的名字,又问:“哪个单位的?”

    任之良说:“这是个人捐款,与单位没有关系,何必写它。”

    小刘说:“那‘单位’这一栏我咋写呀?”

    任之良便顿了一下,说:“你就写上‘君来顺’好了,君子的君,来去的来,顺利的顺。”

    小刘说:“就这样写呀?”

    任之良说:“嗯。”

    这晚,他在整理地震灾区的影像资料,他把录下的几盘带子,边看边挑选出一些片段,转录到另外一盘带子上,又把这盘带子反复看了几遍,觉得不要紧的片段又删掉了几段。之后,坐在计算机前,编写解说词。

    按计划,明天早晨要把录像带连同解说词一起送到电视台,电视台赶制成三十分钟的专题片,与灾情报告一起向省上做专题汇报。事关重大,任之良不敢有丝毫的马虎。他先用低沉的语言叙述地震发生的经过,用一组组数字对地震造成的损失做了客观的表述,用伤感的语调对灾区群众的生活和有限的自救能力做了简短的介绍,最后列出了救灾所需资金的数额和请求省上划拨救灾款的数额。

    编写完草稿,做了一些修改,模仿电视播音员的声调念了两遍,觉得该说的都说到了,既无遗漏,又不枝不蔓,恰到好处,自认为可以打印了。他一边打印,一边给骆垣打了个电话,说解说词已经出来了,问是到局里来审阅呢,还是送到家里去?

    任之良知道,骆垣是不会对他摆谱的。他俩是同龄人,在平时的交往中,任之良对骆垣不冷不热,在骆垣分管的工作上,任之良请示汇报也是程序性、礼节性的,从未把他当回事。这会儿给他打电话,其用意就是要他来签个字画个押,这样明早上班就可以省掉主管局长签字这一程序,直接送市政府领导审定了。

    骆垣回答说,就不麻烦送了,他到局里来签个字就行了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骆垣来了,任之良把解说词递给骆垣,自己修改白天写成的灾情报告。此报告白天的局务会议已经通过,这次修改完全是文字性的。骆垣匆匆翻了一遍解说词,龙飞凤舞地签上自己的名字,就等着在灾情报告上签字了事。任之良印出首页,递给骆垣,说:“我一边打,你一边审,这样省时间。”

    骆垣接过首页,哧地笑了一声,在上面签了字,说:“其他几页,我就不看了。你写的东西,还有什么不放心的!”

    任之良说:“看不看是你的事儿,只要签上你的名字就行。”心里却说,料你也没有心思看这种东西的。果然,骆垣开了自己办公室的门,一看电子日历上的表,还不到十二点钟,心想,何不约几个朋友,找个地方潇洒一番。他在手机上翻着电话号码,一个一个地打。

    任之良刚刚打印完两个文件,徐树军也来了。进了门,他问:“都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都出来了。这么晚了,你还来呀?”任之良说。

    “我想这么大的楼里,就你一个人在这,我闲着也是闲着,就走过来了。你辛苦了,喝两杯如何?”徐树军说着坐到沙发上,顺手将带来的两瓶酒放到茶几上,从茶几隔板上拿出三个茶杯,打开酒瓶,倒了三半杯,然后叫过骆垣和任之良两人,一人端了一杯。徐树军举起杯说:“任主任辛苦了,给你敬一杯。”说着三人碰了一下,徐树军一扬脖子全干完了。骆垣抿了一口,笑嘻嘻地把玩着酒杯,任之良喝了一大口,杯中还剩一半。徐树军说都干了,干了,不然不够意思。骆垣说,酒又不是这么喝的,得有下酒的呀。

    “好吧,你俩把这瓶酒喝了,要什么下酒的,我请客。”

    听徐树军这么一说,骆垣来了劲儿,非要和任之良划拳不可,任之良知道划不过他,但又不好意思不划,只好顶上了,顶了几个来回,瓶中那点酒,几乎全让他给喝了。他收拾了酒瓶酒杯,一副鸣金收兵的样子。骆垣说:“刚到了兴头上,喝完酒再干啥?”

    任之良说:“睡觉。明儿事情还多呢。”

    骆垣笑笑,对徐树军说:“哎,头儿,任主任这些天这么辛苦,你拿一瓶酒就把人家给打发了,也不慰劳慰劳?”

    徐树军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:“行啊,你也是领导,我就把他交给你了,你看怎么方便怎么慰劳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那我们去了。”骆垣说着就拉任之良的手,任之良说我还是回家陪老婆吧,不知她这会儿怎么诅咒我呢。骆垣不依不饶,非要拉他去潇洒潇洒不成。任之良坚持要回家,徐树军出面解围,说:“这会儿夜深了,不去也罢,今天的承诺,长期有效,骆局长记着,哪天兑现都成。”

    于是,骆垣也就不再坚持了。

    任之良回到家中,李丽娟坐在沙发上,一脸的怒气,任之良习惯了,也就没有理睬,进了卫生间,准备洗把脸睡觉。不料李丽娟追到卫生间,大吼一声:“你还叫人活不活了?啊!”

    任之良笑笑,说:“你轻点,轻点好不好呀,邻居们都睡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要让邻居们听听,哪家的男人,天天半夜三更才进门的呀!”

    “你看我不是有工作吗!”

    “工作?你看看你酒气冲天,撒谎都不打个草稿,哼!”

    任之良刚刚喝过酒,酒味甚浓,他就是有十个嘴也说不清楚,于是也就不说了,任她怎么唠叨,一声也不吭,匆匆洗把脸,进了卧室,一头栽到床上,在李丽娟的叨叨声中,酣然入睡。这几天,他实在是太劳累了。

    灾情报告一经政府确定,立即赴省上汇报,市上原打算由主管救灾工作的副市长带队的,后因主管副市长要接待一拨一拨的慰问团,接收外地的救援物资,指挥抗震救灾工作,一时抽不开身。于是由甄恪带队去,这主要是考虑甄恪在省上熟人多,好办事,在这方面他轻车熟路,同时也乐意做这方面的工作,真可谓一举多得。

    带点什么礼物,一向是对外交往中一项十分重要的事,而任之良偏偏又不善此道,也不大愿意做这方面的工作,这点,徐树军十分清楚。因此,在这种事情上他从不指派任之良,尽管这是任之良职责范围内的事。相反,骆垣精于此道,徐树军对他在这种事情上表现出的“慷慨大度”和那些摆不到桌面上的事,颇有微词,对他在办理这些事情中的猫腻也略知一二,但骆垣是主管局长,自己又很积极,还是让他去办了。

    骆垣就此事请示甄恪,甄恪说你们局里是啥意见么。骆垣说,邻近的马场生产一种酒,叫春宝,在附近地区非常畅销,听说已经打入首都市场,颇受首都人民的喜爱。甄恪说那就这春宝了。骆垣问,弄三十箱够不够,甄恪说再加十箱,四十箱吧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