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紫燕妮教你养生保健,快乐你我TA!

好东西要给好友分享!引用别再编辑!也请支持一下右侧或最下面的广告谢了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机关》 第二章(2)   

2009-11-09 00:03:34|  分类: 机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梅雨婷说:“没那个必要。”她一副善解人意的样子,她喝了一口茶,对任之良说,“茶泡下来了,挺香的,你尝尝。”

《机关》 第二章(2)   - 51zhuanq - 51zhuanq的博客


    任之良喝了一口,说果然清香可口,接着喝了一大口,大半杯就喝下去了。梅雨婷站起身给任之良添了点水,说道:“你刚才提出了一个新名词,未来子,有意思,真的有意思。是不是给你申请一个专利,然后再著几本书,装模作样地当一当学者,你看怎么样呀?”
    任之良也开玩笑地说:“我看不必了,只要你欣赏,我就知足了。”
    梅雨婷也笑笑,说:“嘴上说的不是心里话,不过,哄我高兴总比惹我生气强呀!”
    任之良说:“你高兴我也就高兴了。”
    “和你聊真的很惬意,”梅雨婷看看表说,“不过现在我该上班了,我想以后还会再见面,你说呢?”
    任之良稍一思索,肯定地说:“我想是的。”说着站起身,和梅雨婷握握手,说声再见,走了。
    梅雨婷说得对,毛猫真的调到局里上班了。一天,她拿着调令来找任之良。任之良说:“这么重大的事,你还是找局长吧,这事我可做不了主。”
    “这不是有调令吗,你怕个头呀你。”毛猫说着,把一纸调令放到任之良的桌子上。
    “我知道你有这个,”任之良看都没看,把那张调令往外推一推,说,“可这也得局长签字不是,同时还要给你安排工作岗位呢。你说我能做得了这个主吗?”
    毛猫就说:“我原来以为任主任的官有多么大呢,这么点事都做不了主呀?”
    任之良笑笑,心想,这还是“这么点事”,举重若轻,这还是个帅才呀。
    毛猫找到徐树军,徐树军说:“这事我知道,先把调令放这儿,我们研究研究再办手续,好吗?”
    毛猫又说:“这事你又不是不知道,还研究什么呀?”
    徐树军说:“这是程序呀,机关上进个人,这是大事呀,得集体研究决定,我个人说了是不算数的,你明白了吗?”
    毛猫大睁着眼,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。半天她才说:“那你们得研究多长时间呀,我可没那个耐心等呀!”
    徐树军哭笑不得,他说:“不会很长的。”说罢他忙他的去了。
    毛猫又到局办公室,把调令放任之良这儿,很不高兴地走了。
    在调人这个问题上,徐树军曾得罪过市上的某些领导。他最清楚不过了,在一个局里,工作需要的人调不进来,进来的人又不能用,而且还不能得罪他们。毛猫就属于后者,再不接收,某些领导可能就要兴师问罪了。因此,徐树军开了个会,也就是走走程序,通知任之良,把手续办了。毛猫来办好手续,问任之良,自己该在哪个科室上班。任之良跟她开了个玩笑:“你想到哪个科室去呀?”
    毛猫歪着头想了想说:“哪个科室的工作不多也不少,不轻也不重,我就到哪个科室。”
    “哦,你还真会挑的。这样吧,你看我这个岗位如何?如果能看上,就在这儿上班得了。”
    毛猫眨巴眨巴眼睛,说:“要不这样,我先试试,如果行,就在这儿呆着,要是不行,你再换回来。”
    “好,我看没问题。”说着就从座位上站起来,顺手拿上自己的茶杯和笔,“我现在就给你腾位子,从现在起,你就是这个局的办公室主任了。”
    “就这么快呀,俗话说,人没笼头拿纸拴呢,要我干这个,总得给我一个任命状什么的吧?你看这……这恐怕不成吧?”
    “有什么不成的呀,位子我都给你腾出来了,你还有啥可怀疑的呀!”
    就这样,毛猫在办公室主任的位子上人模人样的上班了。局里添了这样一位,知道的人并不多,局里局外,来办公室办事的,见那位子上坐着个小姐,以为她是客人,不闻不问,看一眼就走了。这毛猫就不耐烦,对任之良说,这办公室太轻闲了,自己上班都好几天了,什么事也没有,能不能换一下呀?
    徐树军几天后才知道,任之良如此这般开了个玩笑,就把任之良叫去说了一顿,任之良说:“开完会后,就说把毛猫的手续办了,又没说到哪个科室去,人家本人又急着要上班,我怎么办呢?”
    徐树军说:“哎呀,这也就是个闲人,养起来得了,你还指望她来给你工作,你这不是乱弹琴吗!”
    “那你也得给她个科室呀,不然怎么管理呀?”
    “我看就放在局办公室吧。”
    “让她干什么呢?”
    “这就是你的事了,由你来安排。”
    任之良就安排她到文件交换站取取文件,分发分发报纸。刚开始几天,还干得不错的,文件能按时取回来,报纸也能按时发到。可不到一个月时间,文件不能按时取来,经常耽误事情,有些还是大事,为此,徐树军没少挨市上领导的批评,任之良没少挨徐树军的批评。任之良说了她几句,她不依不饶了,说局里这么多人,为什么偏偏让她干取文件、发报纸的差事,这不是明显歧视她吗?任之良说办公室就这事,再没有什么可干的,不想在办公室待,可以找领导,给你换岗位。于是,她去找徐树军,徐树军又找了任之良,说:“我给你说过,就当一个闲人养起来得了,我们没有精力跟这些人缠啊!”
    任之良也有点不高兴,说:“我是想,既然拿着工资,总得干点力所能及的活吧。”
    徐树军说:“局里养的闲人还少吗?推而广之,我们这个社会养的闲人还少吗?你说,这是我们能左右得了的事吗?”
    任之良无说可说。徐树军说:“你再给做做工作,若能干,就往好里干,不能干,换个别人算了,人家愿干啥干啥得了。”
    任之良就给毛猫做工作,毛猫说她先干着,有人顶她了,把她再换下来。可没过几天,毛猫连续好些日子不来上班,徐树军就着急了,叫人四处打听,有人看见毛猫又出入风月场了。任之良把她请来,又给她做工作,不料毛猫说:“没想到你们机关上的工资这么低,不出去挣点,守着这点死钱,我可怎么过日子呀!”
    任之良哭也不是笑也不是,他只好把毛猫的情况告诉给徐树军。徐树军摇摇头,叹口气说:“哪怕什么也不要干,待在办公室,点个卯,应个景,还能向职工交代。现在她这个样子,对全局职工的影响很大,我们以后还怎么带这支队伍,怎么对干部职工进行管理?”
    “那怎么办呢?能不能考虑按公务员条例进行处理?”
    “哎哟我的任爷,你处理不了人家,不要反叫人家把你给处理了。我告诉你,这次从省城回来,从市委那边就传过话来,说要撤你的职呢,你还提处理人家的事呀!”
    “噢,有这样的事?”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